大四学生将寝室同学杀害 因打呼噜起争端
上海刑事律师 刑事辩护律师
 

大四学生将寝室同学杀害上海律师钱元春 hspace=0 src=/2/UploadFile/20103295644803.jpg width=400 border=0>


    昨日10时10分,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吉林农业大学大四学生郭力维将寝室同学赵研杀害一案。2010年2月10日,长春市人民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庭审持续两个多小时,双方的家属、亲友到庭旁听了整个庭审过程,控辩双方对案情中存在的诸多疑点,进行了一一论述。检察机关认定郭力维投案自首。郭力维当庭对所有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法院将择日公开宣判。

    2009年11月14日凌晨3时30分许,吉林农业大学17号学生公寓发生一起杀人案。学生郭力维在寝室将同学赵研刺死,两名学生均为信息技术学院大四学生。    

    谜团1

    凶案发生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郭力维:打呼噜视频之后不来往,案发前两天有纠纷

    交代案情:

    审判长:现在开始交代案情。

    郭力维(坐下):谢谢。

    叙述:从上大学以来,赵研打呼噜,一直影响我休息。有一次,我做了一个小视频,传到校内网(现人人网)上。我们就发生了口角,一直都不来往。事发前两天,他又骂了我一句,我感觉实在是受不了了,自尊心受到打击,下决心不能再受他欺负。在事发前一天,我就去中东大市场买了一把刀。

    2009年11月13日晚上,我一直玩游戏,直到23时30分熄灯,我躺下但没睡着。到次日凌晨3时30分左右,我起来,拿出刀,走到赵研床前。他在上铺,我站在床头的桌子上面,掀开赵研的被子,他当时仰面朝上平躺着。我右手握刀,朝他胸部扎了几刀,然后拉起他的被子,捂住他的嘴,直到他不动了我才松手。我扎了赵研胸部三四刀,不超过五刀,也有扎偏的没扎上他。

    他当时只是简单挣扎了两下,先往左翻了一下身,又向右翻了一下。我就是想杀死他,因为这学期开学时他骂过我一次,当时我很生气,但也没和他计较。一星期前,因为玩游戏的事情他又骂我,我性格比较内向,因为他骂我并戏弄我,使我看书学习都没办法安心,睡觉也睡不好,每天脑子里都是这件事,自己心里也做过多次思想斗争,加上赵研睡觉打呼噜,让我无法休息,自己心里就暗下决心,如果他再骂我,我就想杀死他,让他永远都开不了口。

    我作案时,站在桌子上时,有人碰我脚,然后我从桌子上下来,走到我自己的床前,把刀扔到地上,用自己的手机打110报警,告诉110接警人员我们的位置,并告诉他这里发生杀人案件了。

    这时,我们寝室的其他人也都起来了,有的打校园110,有的打120,有的找管理员。同学赵为想去拿地上的刀,我没让。我坐在自己的床上,用毛巾擦手上和身上的血,擦完以后把衣服穿上,坐在床上等警察来。在这过程中,给我平时要好的几个同学和我姐姐发了几条短信,给同学发的信息内容是把我游戏账号和密码告诉他们,给我姐发短信内容是告诉她我手机密码。如果她以后想用这部手机就知道开机密码了。我打110就是想自己犯法了,主动报警接受处罚,当时没想过逃跑。

    谜团2

    案发前两天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赵研骂练“盗贼”的都傻 郭就认为是骂他

    公诉人发问:

    公诉人(以下简称公):公诉机关指控你犯故意杀人罪,你认罪不?

    郭力维(以下简称郭):认罪。

    公:你住在什么位置,赵研又住在什么位置?

    郭:我住在靠门右手边下铺。赵研在靠门左手边的上铺。

    公:你和赵研的关系怎么样?

    郭:从大二的时候,发生视频的口角后,就一直不好。我当时做了一个小视频,放在校内网上,赵看到后,说要和我断绝朋友关系。那个视频就是他睡觉打呼噜的视频。其实,我就是想跟他开个玩笑,也算是警告吧,他知道了非常不高兴,以后我俩就不好了。

    公:然后你做什么了?

    郭:当时也没什么,我就把视频删掉了。

    公:案发前,你和赵研最后一次发生口角是什么时候?

    郭:在案发前两天。当时是因为他们玩游戏时,他游戏里的角色被打死,他泄愤就骂我。

    公:怎么骂的?

    郭:他是被“盗贼”(网络游戏中的角色)打死的,而我在游戏里也是练“盗贼”的,他就骂练“盗贼”的都傻,都有心理疾病。当时寝室只有我是练“盗贼”的,我就认为他是骂我。我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

    公:你是什么时候有杀死赵研的想法的?

    郭:当时就有。在心里有些想法。

    公:你杀人用的刀哪来的?

    郭:在中东大市场买的,之后放在书包里,没人看到。

    公:想过什么时候动手吗?

    郭:在半夜大家都睡着的时候。

    公: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间?

    郭:我只有选择这个时间,才能达到我作案的目的。

    公:你是几点钟下的床?

    郭:大约3点半。我直接到了赵研床前的桌子上。

    公:当时赵研什么状态?

    郭:仰着睡觉。

    公:你扎的什么部分,扎了几下?

    郭:我扎的他胸部,好几下。

    公:他当时反抗了吗?

    郭:翻了两次身,我就用刀扎他,扎时还用被捂他脸。

    公:然后你做什么了?

    郭:我回到床前,用毛巾把手上的血擦掉,用自己的手机拨打了110报警。

    公:你为什么要打电话报警?

    郭:接受法律制裁。

    公:报警后你又做了什么?

    郭:我发了几条短信,穿上衣服坐在床上等着警察来。

    被告人辩护律师发问:

    被告人辩护律师(以下简称辩):他打呼噜是经常打还是偶尔?什么程度?

    郭:经常。声音比较大的,我睡觉的时候常被吵醒,别人也有意见。

    辩:你和学校说过此事,或者说要调换个宿舍吗?

    郭:没有。

    辩:你除了和被害人因打呼噜视频发生口角外,和其他人有过口角吗?

    郭:和另一个寝室同学有点不合。

    辩:你此前和赵研动过手吗?

    郭:没有。

    辩:被害人骂过你几次,有没有其他人在场?你还嘴没?

    郭:我没还嘴。我觉得我还嘴扩大影响,感觉不好。

    辩:学校平时是怎么管理的,学校对你们有明确要求吗?

    郭:有,但是一般都不太听。

    辩:打游戏学校知道不?

    郭:辅导员知道,警告过我们,没有明确说不允许。

    辩:你是自己玩的还是和同学玩的?

    郭:我们都在同一个服务器里,能见面,但没一起玩。

    辩:你说赵研说了一句话,“盗贼”都是有心理疾病的人,有其他人在场吗?你怎么肯定是说你呢?

    郭:因为就我自己在练“盗贼”这个角色。

    谜团3

    打呼噜视频啥样?

    只有几秒钟,

    配一张赵研在课堂睡着的照片

    人民陪审员发问:

    人民陪审员(以下简称陪审员):你做的那个视频多长时间?

    郭:大约只有几秒钟,还有一张在课堂睡着了的照片。

    陪审员:视频在校内网挂多久?

    郭:几个小时。

    陪审员:大四有一天关门声大,是怎么回事儿?

    郭:当时是我关的门。有人开玩笑说了几句,说夏天关门都是傻×。

    陪审员:第二次是什么事?

    郭:第二次是我刚开始玩这个游戏,他可能是新玩这个游戏的,就骂我。

    陪审员:你有考虑作案后果吗?

    郭:在这个过程中,我想过我身体与他抗衡,肯定不占上风,只有作案这一条路。后果我考虑的比较少。

    审判员发问:

    审判员:报案时,你有告诉公安机关,谁作案的吗?

    郭:没有。

    审判员:为什么没说谁作案呢?

    郭:当时有同学去找校园110,警察直接来了,我就等着他们来。

    审判员:作案时,时间选择在后半夜,你是怎么想的?

    郭:这个时间才有可能成功。

    审判员:赵研和你发生争吵,前两次是针对你,后一次是针对你还是针对“盗贼”?

    郭:第三次是针对“盗贼”,但我感觉他是针对我的。

    审判长发问:

    审判长:还有其他原因让你有杀死赵研的想法吗?

    郭:没有。

    审判长:赵研在你们寝室中,与其他人关系怎么样,有没有矛盾冲突?

    郭:没有。

    谜团4

    凶器什么样?

    长29.5厘米的尖刀

    10时40分许,法庭调查阶段结束,进入举证阶段。对于以前交代的原始供述和同寝室同学的几份证言,郭力维都没有异议。

    公诉人:现在对郭力维的作案物证及其现场情况进行举证。(说着,公诉人拿出了郭力维的作案工具,作案后用于擦手的毛巾,以及郭力维指认现场时的照片、手机等)

    审判长:郭力维,你看一下这是不是你作案用的凶器和指认现场的照片以及报警时的手机?

    郭力维:是的。(他伸了伸头,看了一眼面前的证据,不假思索地说。凶器为长29.5厘米尖刀,黄色木把)

    公诉人:现在出示DNA检验报告和法医鉴定结论:被害人左胸部一处创口深入胸腔,右背部两处创口,右上臂、右前臂各一处伤口,右手中环指各一处伤口。鉴定结论为,赵研系左胸部受创,致其心脏破裂,失血性休克死亡。

    审判长:对法医鉴定有没有异议?

    郭力维:没有!

    审判长:公诉人举证完毕,郭力维,你是否有证据出示?

    郭力维:没有!

    今日,农大学生郭力维行凶一案开庭调解民事赔偿部分

    在昨日的庭审过程中,有两个方面的内容备受关注,其中包括赵家的索赔金额以及郭力维的自首是否成立。

    焦点1

    原告索赔降到45.7894万元

    10时55分,刑事部分的调查和举证完毕,法庭进入民事调查和举证阶段。在这45分钟的时间里,郭力维一直没有回头看一眼旁听席,眼睛一直看着审判长。

    原告辩护律师:我们要求被告赔偿66.2494万元,包括死亡赔偿金、抚养费、丧葬费等。被告人擅自剥夺他人生命权利,已构成了故意杀人罪,请求法院在追究凶手刑事责任的同时,依法追究其民事赔偿责任。

    审判长:根据法律规定,原告是否愿意在民事赔偿部分进行调解?

    原告辩护律师:同意。(在与赵研的父亲商量完结果后给出了回答)

    审判长:原告提供的证据,有一些法庭不能确认,请最后确认一下赔偿数额。

    原告辩护律师:我们放弃赵研父亲的抚养费,其他费用不变,一共是45.7894万元。

    审判长:好,被告人,你是什么意见?

    郭力维:我应该赔,必须得赔,但是,我家的经济条件我知道,这么多钱也赔不起。我就委托我的母亲来处理这件事吧……(突然,旁听席上站起了郭力维的母亲顾永凤,这时的郭力维才向旁听席上偷偷地看了一眼母亲,眼神透露着无奈和无助)

    顾永凤:我同意做他的委托人。(站起来的郭力维的母亲看上去十分激动,一直想往法庭上冲,被她的女儿拽住)

    焦点2

    检察机关认定郭力维自首

    11时10分许,进入法庭辩论阶段,辩论的焦点是郭力维犯故意杀人罪成立,但是他有自首的情节,他的罪行至死吗?

    郭力维:我没有过多的辩护

    公诉人:郭力维因生活琐事与赵研产生矛盾,遂购买凶器将被害人刺死,有蓄谋杀死被害人的主观故意,并做了充分的准备。对郭力维量刑的意见是,郭力维故意杀人罪成立,应当受到法律的严惩,同时,郭力维在作案后主动投案,并在原地等待警方的到来,交代了作案事实,其行为构成投案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请法院予以考虑。

    审判长:郭力维,你可以自行辩护。

    郭力维:我对自己的罪行十分清楚,没有过多的辩护。(郭力维紧张地站起了身)

    被告辩护律师:学校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责任

    审判长:被告辩护律师什么意见?

    被告辩护律师:我对公诉机关指控郭力维犯有故意杀人罪没有异议,但我认为,法庭应该对被告从轻处罚,希望合议庭给予考虑。此案发生在学校宿舍,学校存在疏于管理的责任,被告人固然是此案发生的主要原因,但学校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另外,被告人有主动投案自首的情节,应当从轻处罚。因此,被告人不应该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郭力维最后陈述 对被害人家属说“对不起”

    11时25分许,郭力维作了最后陈述,言语中带着悔意。

    郭力维:我现在痛恨自己的行为,对不起被害人,对不起自己的家人……我要对被害人的家属说声“对不起”,我也要对自己的家人说声“对不起”,对不起我的朋友、曾经帮助和支持过我的人,也许我今生再也报答不了你们对我的恩情了,如果有来世的话,我一定要好好报答!

    原告民事部分的辩护律师王兴志说,昨日开庭主要是刑事部分的审理,今日,法院将继续开庭,对民事赔偿部分调解。

    法庭表情之庭审内外

    郭力维:超越现有年龄的沉稳

    昨日庭审,郭力维被法警带入法庭。这也是案发后,他第一次站在众人面前。被法警带入审判庭的郭力维,个子不高,身材较瘦,马甲显得格外宽大,他很懂礼貌,言行举止显得书生气十足。

    庭审两个多小时,郭力维的面目表情一直很平静,似乎一切都是有备而来。他回答问题时,表现得非常懂礼貌,让他坐下的时候,他会说“谢谢”。整个庭审过程中,他都超越了现有年龄的沉稳。

    郭母:过分激动 呕吐离场

    郭力维的母亲一直默默地坐在旁听席上,始终戴着口罩,当提到民事诉讼赔偿事宜时,郭力维委托其母亲处理。此时,郭母才站了起来,匆忙摘下了口罩。当审判长问到她电话时,她记不清自己的电话,后来是她女儿告知法庭的。

    虽然戴着口罩,但在庭审中,能够听到郭母微小而持续的哭泣声。在回答问题时,她的声音是颤抖的,在开庭一个半小时左右时,她剧烈呕吐,由其女儿搀扶离场。

    赵母:孩子骨灰撒进了松花江

    “我觉得我儿子死得太无辜了。”庭审前赵母哭着说。春节,全家人在孩子姑姑家过的年,赵母三天都没出门,也不想表现得很不高兴,怕扫亲戚的兴致。

    赵母说,孩子的骨灰撒进松花江了,火化当天就去撒了,是他女朋友陪着一起去的。这次开庭,没让他女友来,人家孩子也受不了。

    从赵研的母亲坐在原告席上开始,她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郭力维,她在关注着郭力维的每一句话、每个表情、每个动作……

    赵研女友:相信能讨回公道

    昨日11时许,记者联系到赵研生前的女友丛某。她说相信法律会给赵研公正。

    丛某说,她过年的时候去赵研家看过他父母,他们希望她能尽早走出悲痛。赵研的妈妈说,怕她太难受,让她坚信会有一个公正的审判结果,所以她没去法庭,如果警方需要她提供什么细节,她愿意站出来说明事实。

    丛某表示,现在不上人人网了,这件事过去了,就让时间冲淡这一切吧。

    丛某说,赵研生前好友为他建立的祭奠网,也很久没去了,而且由于某种原因,现在也上不去。

    记者试着进入该祭奠网,仍然不能进入。

    被告律师:被判无期是最正常的

    被告人郭力维的辩护律师郭东生表示,因为公诉机关确认了郭力维的自首情况成立,因此,他感觉郭力维不能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我认为,被判处无期徒刑是最正常、合理的结果。”

    踏查

    吉林农大:公寓加强学生管理

    昨日14时30分许,记者来到吉林农业大学赵研室友所在的寝室,空无一人,门上仍然贴着公寓服务中心的封条。

    该公寓管理员解释说,贴封条的寝室是学生还没有返校的寝室,学生返校回寝室,需要在该公寓登记,然后学生才能将寝室上的封条揭下。“学校给各公寓管理员开了一个会,要求对学生加强管理,并给每个寝室下发了‘晚归学生登记表’,晚回来的学生要严格登记姓名、寝室号并说明晚归原因,定期将上报到学生处。”该公寓管理员说,此举动尚属学校第一次。

    学生:对此事仍然讳莫如深

    记者在该公寓走访了几个寝室同学,在赵研室友所在寝室的隔壁,一名男学生正在休息。“不知道,不清楚。”当记者提起三个月前杀人案一事,该男同学回答。

    这位男同学说,看到媒体的报道,得知此案开庭审理,但不想对此发表看法。“我们还有自己的生活,不想再提起此事,我刚回来,有什么想法,你问问他们(赵研室友)吧。”

    老师:到宣传部交涉才能采访

    在农大心理咨询中心,办公室的一位老师正在和一位学生谈话,对于杀人案一事,该老师表示,学校领导高度重视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对于怎样开展工作,需要到宣传部交涉才能接受采访。

    在电子信息技术学院的学生管理办公室,几位老师正在忙碌着解决学生问题,一名老师证实,赵研等同学是他们系的学生,学校对学生工作要进一步加强,但如何开展工作,需要到宣传部咨询。

    专家声音

    别让孩子“心理缺氧”

    长春心海心理咨询室国家心理咨询师格林说,从案件中了解到,郭力维属于一个非常内向的男生,很多积怨他都没有表达出来,反而压在内心。

    对方的呼噜声让他无法忍耐,他没有选择换寝室等方式解决问题,而是要做成视频放在网上,在双方发生争执后,他依旧选择沉默。

    在第一次、第二次被骂后,没有选择与对方调解,反而把愤怒压在心里。这样,所谓的恨就成为他行为的导火索,让他没办法克制自己的行为,把这种愤怒扩大化,自己没有办法解决,才会想到了如此极端的做法。

    总的看,他的做法比较极端,属于单行线、直线思维,钻牛角尖,没有一个更广阔的视野,思维比较偏执、狭隘。这种心态属于心理不完善,也就是说——“心理缺氧”。

    如果发现自己长期抑郁,可以找朋友多聊天,疏导自己。

    当然,最好是找相关的心理援助中心、心理诊室,专家通过专业手段,帮忙解决。

本站名称:上海律师 上海律师事务所 网址:http://www.ch-lawyer.com 刑事辩护律师(转载请保留)

[标签:故意杀人罪,心理疾病]

联系钱元春律师

13636 4040 68

021-5036 6225

qyclawyer

qyc@ch-lawyer.com

上海 · 浦电路 · 438号

双鸽大厦18楼[来访路线]
钱律师刑事辩护服务范围

 公安侦查阶段律师会见

 检察院起诉阶段会见与取证

 法院审判阶段出庭辩护

 二审、再审律师刑事辩护

 刑事辩护律师咨询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电路438号(近竹林路)双鸽大厦18楼 021-50366225*809 / 13636404068 (钱元春 律师)  微信号:qyclawyer

     上海律师网  Copyright 2008-2020  Powered By    沪ICP备 :14009408号-2

远闻上海律师事务所,热门律师咨询服务:刑事辩护律师、刑事案件律师、婚姻律师、离婚律师咨询!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0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