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南》进商演 “好声音”再遇版权纠纷

    《南山南》进入大众视野当然与《中国好声音》有莫大关系,张磊因翻唱此歌赢得一片惊艳赞叹,那英和张磊也正是凭借这首歌成为了冠军战队。一首小众作品借助电视平台被大众所知本是好事,不过,《南山南》词曲作者、原唱马頔不太高兴。马頔近日发出一条微博:“扛起了中国侵权大旗,能不服么?”暗示对张磊在比赛收官之后、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依然把这首歌用于商业演出的行为表达了不满。

    10月19日,马頔发表长微博说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表示从来没有指责过个人,“可以不懂事,千万别不懂法。”马頔称张磊第一次演唱《南山南》未得到授权,连起码的礼貌性招呼都没打一个,“第二次在节目演唱,公司之间达成授权协议,也都是事后我才知情,这次协议仅限于在比赛时演唱。节目收官后,以我知情为准,至少两次或以上,在不同场合以《南山南》为主要卖点进行商演及宣传,没打任何招呼,没有任何授权协议。”

    马頔认为选秀类综艺节目对独立音乐是把双刃剑,“好的地方是可以借由平台,让更多人去关注独立音乐这种不太大众的形式,不好的地方就是无不例外的总会招致大批片面的解读和跟风的追捧,难保不让音乐失去原本的意义。”他同时声明自己的不满并不是嫉妒和想火,“火了未必是好事儿,赞誉和非议都是共存的。”

    音乐版权纠纷业内频发 不少侵权者都抱有侥幸心理

    说起版权纠纷的事情,早有许多先例。第一季《中国好声音》因为李代沫在参赛时演唱《我的歌声里》,词曲作者、原唱曲婉婷及其公司就公开向李代沫发出了律师函。而因演唱《春天里》走红的旭日阳刚组合,原唱汪峰在后期也停止授权该组合以任何形式演唱《春天里》及汪峰的其他作品。

    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多档音乐节目集体爆发,选手演唱的歌曲大多是翻唱,从中产生的版权纠纷日益增多。依据著作权法第37条规定,使用他人作品演出,表演者(演员、演出单位)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实践中一般掌握为公益表演翻唱节目,如果未向公众收取费用,也未向表演者支付报酬的,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现实情况是,许多从选秀节目中走出来的歌手缺乏独立创作精神,在走红之后往往打擦边球,偷偷翻唱原唱者的曲目。”因为管辖有漏洞,拥有版权的歌手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这些歌手,导致不少歌手都抱有侥幸心理,“而且即便是被发现顶多是停止侵权,支付原唱歌手版权费,侵权违法成本太低。”

    对于此次的版权侵权事件,截至记者发稿,张磊及好声音官方均未对马頔的维权做出回应。有知情人士透露,电视播出节目和商业演出不同,电视台每年会向音著协打包支付一笔词曲著作版权使用费,节目使用过的歌曲,会在音著协那登记报备,一年结束后会一次性支付费用,用于电视播出。但问题是一些版权拥有的音乐公司并不承认音协有权代理版权业务,若在境外发行的华语唱片则更难一概而论,矛盾因此产生。

本站名称:上海律师 上海律师事务所 网址:http://www.ch-lawyer.com 知识产权律师(转载请保留)

[标签:版权纠纷]

最新文章
钱牛牛(原钱升钱)商标权之争 专业人士称无相关

近日,互联网金融行业多家平台宣布战略升级,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是上线两年的知名金融科技平台“钱升钱

《数字化单一市场版权指令》将完善欧盟版权制

近期,欧盟委员会发布了《数字化单一市场版权指令》

商标先用权行使的限制

未注册商标使用人要想行使商标先用权,除了满足上文所述的条件,其行使范围还要受到诸多限制。

《南山南》进商演 “好声音”再遇版权纠纷

《南山南》进入大众视野当然与《中国好声音》有莫大关系,张磊因翻唱此歌赢得一片惊艳赞叹,那英和张磊

获取信息的难易程度是判断商业秘密秘密性有无

商业秘密是能够使拥有者在同业竞争中占有优势的信息,所以,作为商业秘密的信息应当是不能轻易被他人获

相关文章
《芈月传》未开播遭版权纠纷

《芈月传》集结了人气演员、导演郑晓龙、热门IP、《甄嬛传》口碑等众多收视保障,自开拍以来广受期待

版权局表示与谷歌的图书版权纠纷能够继续磋商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电路438号(近竹林路)双鸽大厦18楼 021-50366225*809 / 13636404068 (钱元春 律师)  微信号:qyclawyer

     上海律师网  Copyright 2008-2020  Powered By    沪ICP备 :12025680号-1

知识产权律师—提供商业秘密、商标保护、专利、版权登记、著作权、软件版权、商标保护等知识产权律师法律服务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0512号